“梅姨画像”刷屏背后 网友:不愿做儿童侵害的冷漠者

11月

“梅姨画像”刷屏背后 网友:不愿做儿童侵害的冷漠者

“梅姨画像”刷屏背后 网友:不愿做儿童侵害的冷漠者
涉嫌拐卖9名儿童嫌疑人“梅姨”的五颜六色画像非官方发布信息  “梅姨画像”刷屏背面的全民追缉 网友:“不肯做儿童损害的冷酷者”林宇辉依据老汉描绘画出“梅姨”画像。受访者供图  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李佳雨  18日一大早,很多人的朋友圈被一张“梅姨五颜六色画像”刷屏。  很快,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迫发布渠道经过官方微博发布音讯称:“网络上撒播的广东增城被拐9名儿童案子嫌疑人‘梅姨’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发布信息,梅姨是否存在,长像怎么,暂无其他依据印证。广东省公安厅未约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,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展开寻觅其他7名儿童下落。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威望渠道,请我们不信谣、不传谣。”  不过,一场由网友们自发接力打开的“全国追缉”举动,仍在网络上悄然进行着。部分网友以为,此举系“不肯做儿童损害的冷酷者”。  “梅姨”是谁?又是谁制作了她的五颜六色画像?网友们又为何对追缉“梅姨”这件事如此重视?  A  “梅姨”到底是谁?  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  2016年3月,广州增城警方捕获张某相等5名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。  经审问,2003年至2005年期间,张某相等人在广州、惠州等地先后施行数宗拐卖儿童积案。  据张某平供述,在上述这些案子中,还有一个作为“中间人”的犯罪嫌疑人——“梅姨”。  为了捉住梅姨,警方依据各种头绪再次进行艰苦的追捕,但梅姨好像“人间蒸发”,再未现身。  2018年12月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维平、周某平2人死刑,杨某平缓刘某洪2人无期徒刑,陈某碧有期徒刑10年。  依据增城警方当年审问得到的信息,“梅姨”即张维平向其转卖小孩申聪的下一手买家,平常以做红娘为生,暗地里拐卖孩子,讲粤语,会客家话,曾称自己名叫潘冬梅(不扫除用化名)。  为找到此人,增城警方发布一则布告,对一名绰叫喊“梅姨”的女子搜集头绪。警方在发布的搜集头绪布告中,还贴出了一张“梅姨”的模仿画像。  惋惜的是,这几年“梅姨”如“人间蒸发”一般,消失了。除了经常出现在自媒体上的“梅姨被捕”等乌龙音讯外,并未被捕。  B  两名被拐儿童认亲  全民追缉“梅姨”再掀热潮  一直到本年11月,“梅姨案2名被拐儿童已认亲”的音讯引发了很多重视。  据广州增城公安通报,2005年事主于某报案孩子被抢走后,公安机关当即建立专案组展开侦办作业,并在2016年捕获5名拐卖儿童案嫌疑人。专案组于近期找回2名被拐儿童,并安排家族认亲。被拐儿童认亲后,据媒体报道,其间一人的生父现已自杀,生母现已改嫁。而在认亲后,两名被拐儿童现在都还挑选留在养家。  两名被拐儿童被寻回的音讯,让隐姓埋名数月的“梅姨”再次成为热门话题。这个涉嫌拐卖人口的女性,终究去哪里了?就在这时,一幅“梅姨五颜六色画像”刷了屏。  C  “五颜六色画像”谁画的?  “画像神探”林宇辉:  知情人称复原度高  “退而不休”,61岁的林宇辉用这个词来描绘自己现在的日常状况。退休前,他是山东省公安厅证据鉴定中心的高档工程师。由于在央视节目中经过模仿画像“刻骨寻人”,“林警官”一时成为“网红”。  2017年6月,林宇辉依据美国警方供给的三段含糊视频,绘出了章莹颖被害一案的凶手画像。  而这幅刷屏的嫌疑人“梅姨”最新五颜六色画像,亦出自林宇辉之手。  2017年末退休后,林宇辉被天津一家司法鉴定中心聘为高档专家参谋,他给自己定下了“双百方案”——为100个被拐儿童、100位革命烈士免费画像。  据林宇辉介绍,2019年3月,他还应广东警方约请,赴广东查询后绘出了犯罪嫌疑人“梅姨”的最新模仿画像。  那么,“梅姨”五颜六色画像是否是假的?对此,林宇辉回应称:“此版别画像确实未经官方渠道发布,但该版别画像是依据此前自己所画‘梅姨’形象的素描,经电脑五颜六色合成后构成,后来将画像发给了家族,以便更好地辨认。”  回忆起作画进程,林宇辉表明:“是依据一名曾和‘梅姨’同居过的老汉描绘,耗时4个多小时才完结。”而“梅姨”形象的复原度,林宇辉称:“老汉觉得类似度十分高了,才算完结了画像。”  至于有多像,林宇辉表明:“最终这一幅,白叟说,类似度达到了90%左右。”  此外,针对网上有网友质疑,“梅姨”是否实在存在的问题,林宇辉18日承受媒体采访时表明:“‘梅姨’确有此人。”林宇辉复原了老汉在现场叙述与“梅姨”往来的具体进程:老汉曾表明,尽管曾和“梅姨”同居,但却从未见过对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,因而并不清楚“梅姨”的实在名字。据老汉其时的叙述:“她说自己运营点小生意,有时也做红娘,当问及名字,她说叫‘梅姨’就行。”  D  被拐儿童父亲:  已将“梅姨”最新信息交给警方  本年42岁的河南周口人申军良,14年前在广州增城打工,租住在石滩镇沙庄。  2005年1月4日上午10点多,他在上班,妻子在家中照看一岁的儿子。成果,妻子被人从后边狙击、绑缚后,儿子也被抢走。  14年来,申军良一直在寻觅儿子,他去过多地,张贴了数万份寻人启事,欠下50多万欠款,妻子的精力也出现问题。张维相等人被捕获后,他知道了儿子是被张维平抢走,并经过“梅姨”卖了出去,但找不到梅姨,儿子的下落也不得而知。  为此,他重复寻觅头绪,并于近来,将他所知道的关于“梅姨”的最新信息提交给了警方。  申军良此前在微信上告知华西都市报、封面新闻记者,之前,“梅姨”信息有一些误差,最新信息应该是这样的:  据申军良把握的头绪:梅姨在2003-2005年期间,长时间居住在增城客运站邻近的城丰村,平常以做红娘为生。年纪(本年)在65岁左右,身高一米五几,讲粤语和客家话,脸盘较大较圆,眼睛不大不小单眼皮,嘴巴较大,鼻孔显露。曾长时间在增城、惠州、紫金、韶关新丰活动(不扫除她是新丰人)。  E  “全民追凶”背面  网友:经过网络,将“梅姨”揪出来  关于“梅姨”的五颜六色画像为何能在网络上热传并刷屏,网友称转发理由很简单:便是要经过网络的力气,将“梅姨”揪出来。  而这张五颜六色画像,也被网友添加了“一同重视身边的头绪,一同寻觅‘梅姨’的下落”等文字。  也有网友指出,“不做儿童损害的冷酷者,防拐的路上永不停歇”。  当然,也有不同声响。  其间一位网友便表明,“做画像打拐没有问题,问题是光凭一张画像来‘全民通缉’可能会伤及无辜……经过画像找人,更需要有进一步的特征描绘。把画像公之于众,也是为了让我们警觉,而不是直接扮演差人的人物去抓人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